首頁>文藝>美術>熱點推薦

陳琦作品入選第五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展覽“Re-睿”

時間:2019年04月1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亞萌
0

  版畫藝術家陳琦作品入選第五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展覽“Re-睿”——

  既有視覺震撼力,更強調當代中國的文化自信

  

時間簡譜(手制書) 陳 琦

  闡釋存在(水印版畫) 陳 琦

  《云立方》讓自然光進入一個透明質地的空間,留下云影的變化,在轉換傳統煙云與丘壑的通透性的同時,接納了西方的光影變化特質,任光影輕盈流瀉,變化萬千,呈現出“天光云影共徘徊”的詩意景象。似乎正是這種詩意景象蘊含的東方智慧與智性,讓版畫藝術家、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陳琦的作品入選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展覽“Re-睿”。

  選擇以“Re-睿”為主題,中國館策展人吳洪亮希望觀者靜心體驗生活,同時向世界公眾展示古老中國的文化智慧。而這也是陳琦幾十年來矢志深入研究中國傳統版畫特別是江南水印木刻,同時以當代藝術家的文化視野和創新思維對傳統版畫語言進行轉化所達成的效果——一如中國美協主席、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所言:在陳琦的作品中,“物的形態披染著歷史的色澤,生命的意態從時間的帷幕中浮現出來,水的波紋蕩漾起音樂的旋律和詩的韻律,大尺幅的水印版畫褪去了尖銳的刀筆痕跡,只留下一片閃爍的光斑和單純的靜穆。陳琦以唯心的沉思進入唯美的世界,超越媒介的物質性走向語言的精神性,為我們帶來視覺意識流的嶄新體驗,為中國當代藝術增添了新的經驗。”

  鮮麗外觀反襯內在空靈

  5月11日,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外的草坪上將出現一只高4米、占地100平方米的粉色八角“禮盒”。觀眾步入其中,天花板鏤空圖形使光線投身于地面和四壁,通過云層厚薄、陽光強弱展現明暗和時間;觀眾步入這個戶外裝置所形成的絕對空間里,在光影與時間的變化中,體現虛無里的現實,也能感知生命的存在。

  策展人吳洪亮將這件以陳琦的“時間簡譜”系列中的《云立方》為基礎的作品視為展覽的“驛亭”,而對于這個“靜坐”在威尼斯的碧海藍天之間、如茵綠草之上的粉色禮盒,陳琦則把它視作送給世人的禮物,“粉色的八邊形空間裝置像是個精心修飾過的禮盒,它的入口令人充滿好奇。當觀者進入作品內部時,就能發現里面是一個由陽光、月光、天光投射出的虛靜冥想空間,仿佛進入了時間內部,從光影變幻中,體驗時間之象。而這些由自然啟迪的哲思意象則又在盒子中心一本刻滿‘蟲洞’的手制書上呈現出來,仿佛生命與時間演化密碼。”他介紹,這一作品的創作原點來自《金剛經》:“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故而他將作品題名《無去來處》。作品通過波普式的粉色禮盒外形與作品內在呈現出的東方哲學“心智”形成強烈反差,以空間的靜,呈現時間的動;以視覺的實在,體現思維的空性;以鮮麗的外觀,反襯內在空靈。

  而那些天花板上的鏤空蟲洞圖案,則來自2007年陳琦在英國辦展時在收藏家馮德保家中參觀他的收藏,無意間翻到清刻《太平山水圖》中《雄觀亭圖》一頁上的蟲蛀痕跡,“那蟲洞令我意識到生命的存在,孔洞中曾經有一個生命,對于這個生命而言,那本書就是宇宙,這個想法讓我對這些蟲充滿想象、對時間充滿想象”,陳琦說。他開始用蟲洞和從蟲洞衍化而來的龍紋、云紋、水紋、火紋構成生動的圖像世界,表達生生不息的生命裂變。“時間似乎是無形的抽象概念,看不見,摸不著。但在我看來,時間是物質的。如果留意,我們幾乎能在所有的物質中找到時間的痕跡。從大自然季節更迭的色彩變換到鏡中容顏的滄桑。現代天文物理學家通過哈勃望遠鏡傳回遙遠天體星云圖片可大致估算出那些星體的年齡和它們的生命周期,現代考古學可通過碳14準確測定出文物產生的具體年代,地質學家通過化石或巖石切片推斷遙遠冰河期的周期。所以,盡管我們看不見時間,但它無處不在,并以種種物質形態向我們顯現它的存在。”他曾這樣說。因而,從2009年,他開始著手以蠹蟲啃噬書本形成的孔洞為原點,進行“時間簡譜”系列作品的創作——從版畫到雕塑到手制書再到建筑裝置,力求用一種清晰可觸的物質方式將抽象的時間與生命形態立體呈現出來。“他已經不把自己的藝術局限在版畫之上。版畫對于陳琦而言實際上是一個‘原點’,藝術家從這個原點出發,而至于做什么東西就都變得無所謂了,藝術家可以覺得什么合適就做什么。”版畫家廣軍這樣評論。

  而由《無去別處》進入中國館展廳,有一件與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作品《別處》。陳琦在室內搭建了寬1.5米、長10米的廊道,上設經過電腦編輯的燈光,通過鏤空蟲洞的天花板,它在墻上同樣形成了節奏與色彩可變的光影,“重述”了《無去來處》的內容。“走到盡頭,我呈現了一件布滿蟲眼的善本書和我刻制的‘時間簡譜’手制書,從而完成了對‘時間’這一概念的陳述。”他介紹。

  消解刀味更重手工即興

  有人說,陳琦不同于魯迅先生提倡的“直刻下去”的版畫精神,“時間簡譜”中每一次切割都經過精密的計算與控制,那種可媲美機械加工的“無感情”用刀,早已將傳統雕版的“刀味”消解。他的“時間簡譜”系列,就是要回到水性的元素性流動,是有著生命痕跡的流動性,把時時更新的水紋與古老的云虛紋結合,讓傳統的云虛紋更具有拓變與流變的趨勢,更為生動。陳琦發明的這個圖式符號,把流水的時間性,生命細胞的繁衍,擺蕩的韻律生動地呈現出來。此次將在威尼斯雙年展上呈現的《2012生成與彌散》亦是以“水”為主題,這件由12塊畫幅拼接而成,高4米、長24米的版畫作品以巨大尺幅“逼迫”觀者從現實中抽離,進入一種情境,以喚醒人們對時間、生命的深層思考。《道德經》“上善若水”的哲學思辨,“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時間流逝的隱喻,以及“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千古一嘆……陳琦選擇的主題“水”,在中國文化中有著豐富的寓意,而其制作方式采用了中國獨有的最古老的版畫技術——水印版畫,借由當代藝術家的轉型使用,展現出強烈視覺震撼力,更強調了中國當代的文化自信。

  與《2012生成與彌散》的主旨異曲同工,作為當代最具創造活力的藝術家之一,陳琦從1987年“明式家具”系列,1990年“琴”系列,1995年“荷”系列,1999“闡釋”系列、“夢蝶”系列到2002年的“佛印”系列等作品,無一不是源于對中國傳統文化精髓的思考與現代觀念切入的闡釋。但這并非說陳琦是一個“老冬烘”,相反,他“是一個電腦高手”,“當代人處于被現代科技包圍的生活中,自然應對現代科技持有開放心態,身處其中的藝術家,也需要借助科技進行現代創造”。在新科技的基礎上,他形成了“數字媒介與手工相結合”的特殊工作方法:“草圖繪制、分版、設計、印版刻制,我都會借助電腦來完成,而在后期的印刷階段是手工的,因為它是即興不可控的表達,就如同音樂家的華彩段落,是不能通過機器來完成的。”

  使用技術,但陳琦更看重手工的即興。他曾提出“版畫要與繪畫錯位發展”的想法:“從發生學的角度而言,版畫是對繪畫的復制,照相術發明之后,版畫成為少數藝術家手中的純藝術表現媒介。而在未來,版畫只有脫離繪畫母體、不以畫面的印刷復數體現價值,而是以印刷媒介自身的表現性——強調印痕之美,來展示獨一無二的個性,才是版畫發展的未來之路。”陳琦說,他的創作也希望將印版作為藝術表現的媒介,更強調印痕媒介的獨特性。

  對于未來的創作之路,陳琦相當有計劃性——就像設計師許平所說的:“熟悉陳琦的都知道他的精明與干練:遇事冷靜,出手敏捷,計劃周全,一絲不茍。更熟悉一點的人還知道,所有這些,都來自他沒完沒了的‘構想’,他是那種腦子里永遠裝著‘下一個’——下一件作品、下一樁‘絕活’、下一個展覽、甚至下一個住處的人。”除了威尼斯雙年展,今年的“下一個”展覽計劃,陳琦也已經“萬事俱備”了:“4月我和日本版畫家小林敬生將在北京的亞洲藝術中心舉辦題為‘生逢其時’的雙個展,主要展出水印版畫。”之后的“下一個”呢?“11月——正好是威尼斯雙年展結束時,我在北京艾米李畫廊將舉辦一個個人展覽——展出的都是全新的作品。”

(編輯:白偉)
會員服務
黑龙江6+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