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長興有個少年作家學校

時間:2019年06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朝全
0

長興縣文聯秘書長、長興縣作協主席田家村(前排中)和作者及部分少年作家學員在一起

  一個人,一輩子,一件事。每個人用自己的一生能夠專心做好一件事,做成一件事,這就是一項無盡的“功德”,也是一項無上的事業。田家村就是這樣的一位基層作家。

  他現在是浙江省湖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長興縣作家協會主席、長興縣文聯秘書長,同時又是長興少年作家學校的榮譽校長和首席主講。

  提起田家村推動創辦和擔任主講的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在長興縣可謂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千千萬萬的長興老百姓都對這個作家學校抱有很深的好感。到了周末,連杭州、湖州都有家長帶著孩子趕來學習。

  稍稍了解一下長興少年作家學校的成就,著實令人驚嘆:

  長興作家協會成立于1999年。2000年成立了長興少年作家協會,同年創辦了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學校迄今已連續舉辦了19年;

  2003年浙江文學院在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建立全省第一個“少年作家培育基地”;

  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培養了10名“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獎”獲得者,長興是全省獲得此獎最多的一個縣;

  少年作家學校培養的一名初二學生的中篇小說被《中篇小說選刊》轉載,成為全國首位在該刊發表作品的在校學生,2017年,該生成為湖州市最年輕的省作協會員和省作協“新荷計劃”人才;

  十多年來,少年作家學校義務培訓農民工子弟和少年作協會員逾萬人次;

  學校配合縣文聯、作協,堅持每年舉辦15場“文學的力量”巡回公益文學講座,走進鄉鎮學校,普及文學,鼓勵閱讀,讓更多的孩子成為文學愛好者;

  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多次被團中央學校部、浙江省作協授予少年作家培養先進單位、團體優勝獎。田家村先后10多次被省作協、省教育學會授予“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園丁獎”……

  2000年起,長興教育局、文聯、作協堅持每年舉辦約有7萬人參加的師生文學大賽,迄今共有140余萬人次參加。

  2005年,長興縣委宣傳部、教育局、文聯等五部門聯合出臺了《長興少年作家培育工作的實施方案》,將少年作家培養工作列入了相關學校爭創文明單位和年度工作的考核目標之一。

  2011年,長興縣委將少年作家工作列為“未成年人思想教育創新工作案例”并給予了表彰。

  長興少年作協現有理事學校32所,會員2000名。長興作協與企業家戴順華簽訂了設立“長興·恒力少年作家文學獎”的協議,每年由其出資獎勵優秀的文學少年。長興作協還與長興文旅集團簽訂協議,由長興文旅持續贊助師生文學大賽的舉辦。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2011年在考察過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后表示:“長興作協利用少年作家這一載體,對孩子們進行最直接、最有效的文學教育,培養了新一代文學的閱讀者與追隨者,你們做了一件很多作協想做,但一直沒能做成的事,你們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事。”

  在這一大串光彩照人的成績單后面,是田家村及其團隊近20年堅持不懈的付出、奉獻和犧牲。

  田家村中學畢業后,同時通過了縣財稅局的招干考試和征兵體檢。為了文學夢,最終他選擇了參軍。在部隊里,因為他寫得一手好文章,被任命為文書,并被借調至師政治部報道組專門從事新聞報道工作。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跑連隊,寫新聞,向南京軍區的《人民前線》和《解放軍報》投稿。

  入伍三年,田家村退伍回到了家鄉長興縣。那時他已經在《解放軍報》《南湖》等多家報刊發表過很多小說、詩歌和新聞,因此,縣人武部、廣播站、鄉鎮企業局等幾個單位都向他伸來了橄欖枝。

  就在這時,縣文化局了解到了田家村的情況,考慮到當時文化館正缺一名創作干部,于是馬上向縣勞動人事局打報告要他。不知為何,勞動人事局卻堅決不同意放田家村去文化館,還將他的人事檔案直接轉到了鄉鎮企業局。

  無奈之下,田家村只好連夜將自己在部隊發表的小說、詩歌、新聞報道原件剪貼到一個大本子上,然后用毛筆在封面上自題“田家村作品集”幾個大字。次日一早,他捧著這部作品集直接闖進了長興縣縣委書記丁文榮的辦公室。

  丁書記在聽完他的簡單陳述之后問道:“小伙子,你說說,為什么想去文化館工作?”

  田家村回答:“文化館需要一位創作人員,他們要我,我本人也認為自己的特長比較適合這份工作。”

  丁書記又問:“說說看,你有什么特長?”

  田家村把自己的作品集輕輕地往他辦公桌上一放,說:“丁書記,我的特長全在這里。”

  丁書記把作品集翻了幾頁,然后抬起頭對他說:“這樣吧,這本集子留在這里,你先回去,有消息會告訴你的。”然后,他便站起來,一直把田家村送到了樓梯口。

  第三天下午,田家村就接到了文化局辦公室主任的電話,讓他去局里報到。

  2013年春天,田家村專程去看望已退休多年、住在湖州紅豐新村的丁文榮。丁書記告訴他,那次你來辦公室找我,當晚我就把你的作品集帶回家看了一遍。第二天上午,我就把勞動人事局、文化局、鄉鎮企業局的三位局長都叫到了辦公室,問:“文化局需要,小田也有這個特長,如果讓他到文化館去工作,你們有沒有意見?”三位局長當即都表示“沒意見”。沒意見就好辦。

  回憶起這些往事,老書記不勝感慨。最后,他再次肯定地對田家村說:“讓你去文化館工作是對的。”

  工作后,縣里給田家村創造了非常好的工作和創作條件,還送他去上海大學文學院參加半脫產學習。

  說起對文學的愛好與癡迷,田家村可謂是“祖傳”的。他16歲念高中時就開始發表詩歌,那時他“瘋狂地”喜歡作文,這是受到他父親、浙江著名作家田新潮很大的影響。家里的書很多,田家村從小酷愛看書,潛移默化,耳濡目染地接受了家庭的影響。他父親的小說曾發表在《南湖》《浙江文藝》《東海》等雜志,是浙江省新時期發表第一部中篇小說的作家。田家村在20歲時也開始發表小說。他自尊心很強,沒有找他老爸推薦,而是自己偷偷地投稿,發文章。他最早投稿給父親的朋友顧錫東主編的《南湖》雜志,在《南湖》上發表了小說處女作。

  每次提起自己的事業和在創作上取得的成績,田家村都對丁文榮書記感激涕零,因為是他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成全了自己到文化館去搞創作的愿望,讓自己的文學愛好成為了職業。

  縣級作協全國眾多,但由于受到經費、編制和條件的限制,有很多縣級作協的生存狀態是:努力拉贊助辦活動,討不到就歇著。財政基本上無撥款,協會在銀行無賬號、無存款,協會無專職人員,只有一枚公章。有作家發表或出版作品,縣作協就歡呼自己又有了成果。

  1998年,田家村調到縣文聯工作不久,作為作協秘書長的他,在縣委宣傳部、縣文聯作協領導的支持下,開始對縣級作協的定位進行了思考。

  他認為,作為最基層的縣級作協,工作重點要有別于省、市作協,要多做有利于完善基層作協組織建設,有利于作協持久發展的工作,要多做老百姓關注和歡迎的事;特別應該做好青少年的文學普及和閱讀推廣工作。文學是一扇窗,它長在孩子美好的心靈中,推開它,心靈會無比敞亮,會看見陽光和鮮花,會遠離庸常、走向高尚。文學會讓孩子學會對世界的鑒賞,懂得鑒賞,才會去熱愛、去追求、去創造,才會才思敏捷,才會使他們的文章更具美感。一部部經典名著是文化大師為我們留下的一座座里程碑,永遠吸引、震撼、哺育著一代又一代讀者的心靈。學寫作、讀經典、走近大師,讓經典名著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中發揮獨特的教育作用,這才是基層作協應該做的工作。他的想法得到了時任縣長助理、長興作協主席張加強和文聯領導的全力支持。

  說干就干,2000年,少年作家學校在文聯辦公室內開始啟航,幾十個學生,凳子不夠,學生們就直接坐在辦公桌上。田家村親自上課、批改作文。

  說起這么多年來和孩子打交道,田家村很感慨。他經常和孩子們說,“文以載道”“文如其人”,有什么樣的思想境界才能有什么樣的文章。他給學生傳輸“學作文先要學做人”的理念,認為只有具備高尚的人生觀、價值觀,只有具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使命感,才能寫出思想健康、積極向上的文章來。但孩子畢竟是孩子,他們的世界有時讓大人們很吃驚,看不懂。

  有一次,田家村給學生布置寫一篇《窗外》的命題作文。有一個三年級的孩子在作文里竟然寫道:“星期天,我被父母關在家里,從家里的窗戶往外看,看到別的孩子都在外面玩水,非常快活,我也想玩水,但卻出不去,我因此很不快樂。正在這時,我突然看到,有一個孩子掉進水里了,此時,我從心里感到很開心,完全忘掉了被關在家里的煩惱……”

  ——這是一個孩子可怕的嫉妒:別的孩子可以玩,而自己卻不能玩。

  還有一次命題作文,是關于二胎的。田家村要求學生為一位正在因父母要生二胎而苦惱的同學寫一封開導信。結果有一位學員卻寫了一封“火上澆油”、令人不寒而栗的信,他在信中告訴那個苦惱的孩子,“如果你媽媽生了二胎,后果就會很嚴重,你如果離家出走,你爸巴不得你走。你的玩具就會變成一半,你的零花錢也會變成一半,將來,你們家的遺產也會變一半。因此,建議你盡快去醫院買點打孩子的藥給你媽灌下去,把你媽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或一生出來,就把他掐死,到時候什么都是你的……”

  田家村說,他從這些孩子的作文里看到了孩子心理存在的陰暗面,有忌恨,有嫉妒,還有花樣繁多的錯誤的價值觀、錯誤的思想觀念。因此,作文教育絕對不是關注學生寫多長、寫多美那么簡單,更多的還承擔著一種德育的功能、心理教育的功能。現在,網絡發達了,有的家庭家庭教育缺失,很容易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不良影響,因此,他希望通過自己的作文課堂來傳播正能量,在教學生如何寫作的同時,也教孩子們如何做人、為人處世,樹立遠大的理想和正確的價值觀。

  2016年暑假,在課堂上,田家村布置了一篇題為《我的暑假計劃》的作文。有一位六年級男生居然把自己的暑假計劃寫成了一篇早戀作文:

  一提到暑假計劃,大多數人想到的往往是如何學習,但我覺得暑假沒有那么枯燥的過法!

  我們都已是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但人總要經歷一個暗戀的過程。如今小學畢業了的我對她足足暗戀三年之久,有人對我說:“你這樣不值得!”但我對他們一直有一個堅定的回答:“對她,我什么都愿意。”也許愛就是這么執著吧,但有時也可以說是固執!

  現在我也得知她與我上的是同一所中學,我想這是緣分嗎?小學不在一個班,中學又在一起,張小嫻曾說過“緣分總是姍姍來遲”。但回頭想想,我配得上她嗎?我與她真的有緣嗎?還是一段有緣無分的仇恨呢?

  我經常想到這個問題,我真的愛她嗎?如果是真的,那我想我一定會努力去追吧!

  我鞭策自己,因為我相信張小嫻說的“愛的力量是無窮的!”時間快到了,我想我要努力了,但想想,我的成績比她好,也算名列前茅了,可為什么……

  總之,一個人一定要為自己負責,即便沒有她,我也該好好過,完成好自己的學業,加強鍛煉自己的身體!看到這兒,你們對我一定有所想法吧,世界就是這樣,為自己負責!

  說到這兒,你一定想知道她是誰,她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女孩。她姓張,我比較喜歡叫她小敏!好了,這就是我的暑假計劃,我的人生計劃……

  PS:不要評價我!您不是這么過來的嗎?

  此作文被上交給了田家村親自批閱。

  針對這篇神作文,田家村當即“回敬”了該學生一篇神點評:

  1.說真的,把早戀當作是一件理直氣壯的事寫在學校的課堂作文本上,并交給老師,有這種大無畏氣概的孩子不多見。你很牛,我仿佛看到了青春的火焰在你的頭頂燃燒。謝謝你!因為你對我非常信任,不然,你不會把這么私密的事告訴我。你文章最后所言,差不多我也是這么過來的,你說得很對。你讓我不要評價,很抱歉,我還是要評價一下,因為我是你的作文導師哦。

  2.很慚愧,我直到六年級還沒有真正的暗戀對象,那時的我,還沉迷于上房掏鳥窩,下河捉魚蝦這種幼稚的勾當。我很驚訝,你寫道:“暗戀三年之久”。難道你四年級就已經戀上她了?看來她的魅力不得了哇,沉魚落雁?傾國傾城?不至于吧。好想見見她!但愿見到了不會讓我很失望。反正,我的戀愛沒你那么早,看來我情商不高,也許我發育遲緩。

  3.先不說“早戀”對否,還是來說說你的這篇作文吧。應試作文,應題而作,“我的暑假計劃”,重點應該寫“計劃”。“計劃”就是要寫你在“暑假”中打算做什么。既然你的主題是“戀愛”,就應該在作文中寫寫自己的行動計劃,寫寫自己將如何排除萬險,給自己“暗戀三年之久”的她送辣條、送奶茶什么的。在不考慮作文思想的情況下,這才算是一篇符合應試作文基本要求的好作文。但是,你沒有寫!你不停地用張小嫻的話來為自己指明方向,你不停地說與她有“緣分”,但是,你沒有“計劃”,幾乎沒有。你在作文后面寫的“我鞭策自己”,“時間快到我想我要努力了”等等,也只是一種泛指,最多只能算是今后的打算,不屬于“計劃”。所以,你這次課堂作文是“有想法,沒計劃”,偏題了,我只能判此文為不及格。當然,你哪怕寫了很多計劃,也依然會被判不合格。因為中考作文評分標準規定,“思想不健康、中心不明確、還有錯別字的作文”,屬五類作文,扣分將被扣得不及格。

  4.最后,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對你提點建議。戀愛這種事盡管很“美妙”,但真正的“美妙”,只有在你成長為一名真正的男子漢時才會出現。你長得很帥,看上去肌肉也很不錯,但是,作為一名學生,一位未成年人,你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好好學習。早戀這種事,就像小豆豆在冬天里發了芽,是會被凍死的。高考之前,你還是把它藏在心底并化為學習的動力吧。我相信,你心中的那個女神是不會喜歡一位只有愛,卻沒有才華的男生的。

  請原諒我們把你的作文拿來發表,我們只是想告訴大家,作為一名作文老師,該如何抱著一顆寬容和愛的心去面對學生的早戀。我們沒有公開你的名字和任何信息,所以,你看到了也不必緊張,更不必承認。

  再次謝謝你對我的信任!祝你寫作進步!

  后來,不知是誰把田家村老師的這篇神點評放到了網上,結果,這篇神作文和點評同時迅速上了熱搜,在無數家長的朋友圈里刷了屏,也獲得了網友們普遍的贊同聲,個個都表示:這學生的作文霸氣,老師的評語更牛!更有網友評價:“著實深深地折服于老師的評語,對付‘熊孩子’,太機智了!”

  這篇神點評也讓那位即將升入初中的學生非常服氣。

  可見,作文的批閱遠不是“對”或“錯”那么簡單。作文的審讀者,面對的不是簡單的文字的堆砌,而是在面對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一個個在作文道路上的跋涉者,一個個在人生道路上的探索者。老師僅僅告訴他“對”和“錯”是不對的,僅僅給他一個沒有感情的分數也是不對的。老師除了教他行走的技巧,還必須告訴他為什么不能走這條路,并為他指明一個正確的方向。因為教育的最終目的是塑造人。

  合格的作文老師不應當是文學創作的局外人、旁觀者,或只會指手畫腳、品頭論足。教人飛翔,自己要先飛一段給人看看;教人游泳,自己要先下水游一段給人瞧瞧;教人寫作,當然應該自己也寫幾篇給學生“欣賞”一下,否則,憑什么可以站在講臺上?

  近二十年來,田家村以文學的擔當,一方面在廣大中小學生中廣播文學的種子,充實了廣大中小學生的人生理想積淀,另一方面為學生應試作文的水平提高提供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幫助。他拓寬和豐富了作文教學內容,讓學生感受到了作家教作文的無窮魅力。他的課堂內,總是充滿了歡聲笑語。

  他告訴學生,“好書務必看上四遍。第一遍看個皮毛,第二遍看個血肉,第三遍才可能看到靈魂,看上第四遍,就有可能靈魂附體,我﹙文﹚中有它。好書看多了,不僅你的文章會美若天仙,甚至連你的相貌也會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近年來,他還深入城鄉學校30余所,舉辦公益文學講座170余場次,聽眾達4萬余人次。去鄉鎮學校做講座,他不拿一分錢講課費,也不在學校吃飯,連茶水都自帶。長興少年作家學校的教學成果十分顯著,先后有10人11次獲得“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獎”。有4位在校學生獲得長興文藝獎,他們還將個人獲得的1.25萬元獎金捐贈給了長興少年作家學校,用于獎勵那些有文學夢想和有突出成果的學弟學妹,體現出了在文學太陽照耀下的長興少年作家的高尚的情操。

  看到田家村周一到周五都在忙著縣文聯、藝術館、作協的事務,還要經常出門進行一場又一場公益講座,晚上又窩在家里進行個人創作,每個周末又雷打不動地為學生講課,還要逐一點評學生作文,非常辛苦,我就問他,你何不將教學課堂錄像,制作成光盤,這樣就可以在教室里或送到各鄉鎮學校去播放,省得自己到處顛簸跑來跑去。他回答,學生需要看到老師,需要與老師作現場互動,那樣教學效果才更好。因此他在教學生作文時,每次都堅持提前寫教案,堅持到現場。十幾年來,每個周末,他幾乎都是在與學生的相伴相隨和互動之中度過的。為了培育長興的少年作家,培育孩子們的品德和提升他們的文學素養,他真真是殫精竭慮,傾己所有。難怪長興作協在當地有如此大的知名度,也難怪講臺上有他的少年作家學校會受到如此的熱捧。

  浙江省作協黨組書記臧軍對長興少年作家學校工作進行過多次調研,贊譽有加:“青少年文學閱讀習慣的培養,事關我國文學的發展戰略,長興少年作家培養堅持了十多年,搞得很出色,在長興營造了濃厚的文學氛圍,為全省提供了很好的示范經驗,在全國都具有一定的標桿意義。”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
黑龙江6+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