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以積極的力量照見時代生活

時間:2019年06月20日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丁亞平
0

圖一 

圖二 

  近年來,一大批現實主義影視作品相繼推出,拓寬了影視的種類和樣式,成為表現中國新時代的情態符號,它們反映現實生活,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形成一種擁有廣泛群眾基礎和影響力的創作潮流。

  現實主義創作擁有多彩的維度

  許多現實題材創作聚焦普通人,聚焦時代社會的發展變化,通過運用敘事技巧、刻畫人物心路轉變,突出新鮮多元的藝術張力,寫實手法靈活,攝影風格鮮明,積極開掘和表現現實生活。如電影《過春天》《地久天長》,電視劇《最美的青春》《小別離》《劉家媳婦》《姥姥的餃子館》等,追溯歷史大潮中一個或幾個家庭的情感與命運故事,鐫刻了時代的記憶。電視劇《逆流而上的你》《只為遇見你》以都市青年情感敘事為核心,唱響時代浪漫之歌。《春天的馬拉松》《照相師》《大路朝天》等影片,《雞毛飛上天》《情滿四合院》《那些年,我們正年輕》《大浦東》《大江大河》等電視劇,濃縮半個多世紀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進程,具有題材和敘事創新的突破意義。一些歷史題材影視作品,如《村戲》《江湖兒女》《白鹿原》《黃土高天》《正陽門下小女人》《外灘鐘聲》《芝麻胡同》等,表現世事變遷、歷史滄桑,貼近生活與時代,沒有炫目的視覺,有的還具有史詩傾向,屬于現實主義范疇,同樣引發觀眾的共鳴。

  在當代電影電視生態中,現實主義有很強的代入感和傳播功能。現實主義與類型化創作及當代觀眾的觀影趣味相融合,是一種必然選擇。因此,有的歸入現實主義創作范疇的作品,未必都采用傳統意義上的寫實手法,如融有懸疑元素的《找到你》(圖二),較具“詩意”而獨特的《地球最后的夜晚》,非常“電影”又具民俗元素的《十八洞村》(圖一),科幻電影《流浪地球》、荒誕喜劇《無名之輩》,以及講述青春奮斗故事的《最美的青春》《青春斗》《趁我們還年輕》等,都富于影像的現實感和當代性。《無問西東》《四個春天》紀錄寫實,《天衣無縫》中家國情懷表達加諜戰劇樣式,故事片《我不是藥神》的現實主義表達融合類型化創作經驗,代表著現實主義向類型轉化的傾向。

  堅持現實主義精神和類型創作原則,主旋律影片、商業大片、紀錄片等都出現了一些優秀作品。它們蘊含時代底色,影像語言和人物塑造滲透溫暖而深厚的情感,與普通人的思想情感、生活方式密切關聯,又借鑒類型電影的敘事經驗,拓展多類型多品種的表達,很好地滿足了觀眾多樣化的觀賞需求。

  融傾向性和真實性于一體

  主流影視作品以影鑒真,以影明志,以積極態度觀照新時代。作品在真實性訴求和強調寫實質感以至反映生活本質時,著意凸顯一種傾向性,“回應和解答”現實生活中人們面對的種種困惑,由此突破對現實主義的慣常理解,構成一股清流,更好地符合新時代的創作要求。《戰狼Ⅱ》《紅海行動》等主旋律大片,《人民的名義》《破冰行動》等電視劇,取材真實事件,用寫實的方法塑造新時期的中國英雄,獲得了較大的成功。最近上映的影片《音樂家》,講述身在異國他鄉、戰火中的人民音樂家冼星海的故事,獨具現實主義的戲劇化魅力。整個影片有意識融貫寫實精神,表現人性的美好,傳遞溫暖,故事結尾激昂、真誠而動人,彰顯現實主義電影的整體力量。

  現實主義作為一種方法,并非猶如一面鏡子去做直截而客觀的反映。表現現實,反映真實情感,無論“寫意”抑或“工筆”,其中既包含辯證的關系,又具有引領的作用。主旋律作品描寫當代人及其事跡、思想,是集體記憶,也是情感傳遞,體現著當代中國文藝與現實的密切關系。

  真正以創作者的身份和藝術眼光去抓取現實,而不是僅僅以一個代言人或宣傳者的身份來創作,需要腳踏實地,充滿情感和理想,需要回歸自己個人經驗,充滿人文關懷。拍真實的人與事或你眼睛看見的東西,并不意味著如魯迅所說的那種“描寫過實”現象,更非采用一種短平快的方式,逼真而非真,如何看待新聞、歷史的“真實”和藝術的“真實”之間的復雜關系,融傾向性和真實性于一體,頗為重要。藝術作品內里的寫實精神,即有擔當、有人文情懷的現實主義本質,是影視作品最終要傳達的。

  當然,與時代同行,表現典型人物所達到的高度,塑造我們時代的英雄,彰顯文化自信、熾熱的愛國情,也要防止標簽化、口號化等藝術表現上的過火現象。

  以工匠精神走向現實的縱深

  在產業化快速推進的10余年里,影視創作取得了突破,也出現了一些問題,如精品力作比例不高,部分創作主題、題材、類型同質化以至套路化嚴重,表現現實生活浮光掠影等,限制了影視的創新性發展。如何在類型與價值表達上做更好的結合,值得研究。從現實出發,植根于社會書寫,盡力還原真實客觀的本來面貌,或輕盈玲瓏,或悲喜兼有,主旨側重展現人性的溫度,發掘生活本身的真實和美感,把握生活本質特征,生動表現現實生活中的真善美,現實主義創作會形成更大的突破。

  影視藝術以畫面與聲音為媒介,在運動著的時間和空間里創造影像,反映和表現社會生活和思想感情。這是影視的本質。創作者沉下來,為影視藝術注入更多照見生活的時代元素、中國元素,才能取得更好的美學和藝術效果。《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找到你》和《都挺好》等影視作品笑中含淚,表現人生的復雜況味,具有積極的藝術審美,作品劇情或故事結局,都是向著積極的美學道路走的。《無名之輩》關注小人物的生命尊嚴,反映了社會普通百姓個體間的信任。《我不是藥神》聚焦病患利益及醫患關系,背后包含對社會希望、光明的強烈探求。《動物世界》批判逐利為上的拜金主義,提示真實而理想的生活意義。《一出好戲》意在點燃人們內心的正義之光。《都挺好》等熱播劇劇情推展順暢、深刻有趣,是一部以寫實為主的風格化力作。這些作品的社會反響證明,表現我們時代價值的最大公約數,具有真情實感和真善美力量的影視作品,是當下觀眾真正喜歡也真正需要的。

  影視創作如何更好地反映真實情感,更真切地照見生活、回應時代,怎樣在影像真實之下,呈現藝術家對生活的獨到認知和理解,帶給人們思考的空間,是創作者需要直面和解答的時代命題。旗幟鮮明地倡揚積極而健康的現實主義,以工匠精神走向現實的縱深,對影視現實主義美學葆有一種強烈的信念,進而爭取觀眾、引導觀眾,影視創作將迎來長久的黃金時期,激發出更多創作活力,成就我們時代的高峰之作。

  (作者為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所長)

  制圖:蔡華偉

(編輯:王少杰)
會員服務
黑龙江6+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