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熱點

劇壇的創新者 文學的守護人

時間:2019年06月28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蘇 玲
0

劇壇的創新者 文學的守護人

——追憶戲劇家童道明先生

   【追思】   

  2019年6月27日8點30分,恩師童道明先生永遠離開了我們,噩耗讓我陷入巨大的震驚和深深的悲傷!從1984年師從童先生學習俄羅斯戲劇文學,我們的師生緣延續了整整35年。能成為童先生的入門弟子,是我這一生的幸運。

  2012年,童先生獲得了全國戲劇文化獎金獅編劇獎,這一年,他75歲。從1955年入選留蘇預備班赴蘇聯留學到2017年出版自己的第四部戲劇作品集《愛戀·契訶夫》,從俄羅斯文學研究家、翻譯家到戲劇評論家、劇作家,童先生可以說是精彩地演繹了自己戲劇人生的每一個角色。戲劇處女作《賽納河少女的面模》(2009)成功首演,讓先生這位72歲的“年輕劇作家”如“一縷清新之風”吹進了中國劇壇。他的“破門而入”,被我國戲劇評論家王育生稱作是“劇壇之幸,中國戲劇之幸”。

  童先生曾說過他最愛兩個作家,一是契訶夫,一是馮至。在莫斯科大學上三年級的童先生,便以《論契訶夫戲劇的現實主義象征》一文獲得蘇聯戲劇評論家拉克申的激賞,也由此開啟了先生與契訶夫、與戲劇藝術一生的緣分,就是十年浩劫、干校歲月和疾病相伴的日子也不曾中斷和松手。

  20世紀80年代,童先生以“井噴式的”寫作回應了中國改革開放新時期文藝春天的呼喚,先后發表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非談》《梅耶荷德的貢獻》《論電影的假定性》《對布萊希特戲劇理論的幾點啟示》《漫談“戲劇觀”》《他山集》《梅耶荷德談話錄》《戲劇筆記》《惜別櫻桃園》等重要著述和譯作,其內容涉及斯坦尼體系、布萊希特研究、戲劇假定性問題、梅耶荷德的貢獻、打破戲劇“第四堵墻”以及對俄蘇文學的反思,幾乎囊括了蘇聯戲劇史上的重要人物與現象,甚至還包括對北京人藝演劇學派的論述。

  不僅有理論研究,童先生從1982年開始便持續不斷地寫作劇評,對新時期中國劇壇的重要劇目和表導演藝術展開長時間的關注和評論,被視為80年代戲劇電影界更新創作觀念浪潮中活躍的理論評論家,說他與中國新時期話劇“榮辱與共,喜憂共擔”絲毫不為過。

  2001年,我博士畢業了,童先生也在這一年光榮退休。可是,退休以后的童先生似乎更加忙碌,他不僅在俄羅斯戲劇和契訶夫的翻譯研究方面筆耕不輟,有《我愛這片天空:契訶夫評傳》《論契訶夫》《閱讀俄羅斯》《俄羅斯回聲》《閱讀契訶夫》和四卷本的《契訶夫戲劇全集》等著譯作問世,而且還先后推出了四部戲劇作品集——《賽納河少女的面模》《驀然回首》《一雙眼睛兩條河》和《愛戀·契訶夫》,這些被冠以“人文戲劇”的作品,以其“閃光的、可貴的、極富價值的”戲劇創作實踐,給受到平庸和粗鄙沖擊的舞臺帶來一股清風,給觀眾帶來一種久違的感動。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80歲時,童先生開設了個人微信公眾號并保持每周兩次更新的頻率。溫文爾雅、低調謙和的先生,不論做評論家還是劇作家,都是一位令人出其不意的革新家,一位具有敏銳的眼光、不竭的才思、充滿著熱情和善意的劇壇創新者和文學守護人。

  “童先生真年輕!”一位同行晚輩在看完《我是海鷗》一劇后感嘆道。的確,在劇場、在新書發布會上,先生總是微微笑著侃侃而談,他的周圍,總是圍著一群年輕的讀者和觀眾。偶爾,他也會到我們社科院的十一樓來,在走道里親切地招呼著認識的老同事和不認識的年輕晚輩。他還喜歡到我所供職的《世界文學》編輯部來,年輕人都喜歡聚在辦公室聽他聊天。先生的聲音有些沙啞,還帶著一些江蘇口音,可這聲音仿佛具有一種磁性,總是能吸引一群年輕后輩聽得入迷。記得先生的隨筆集《惜別櫻桃園》的書勒上有這樣一句簡短的話:“熱愛善良與聯想。”先生,您知道嗎,這智慧與善良的種子此刻已在年輕人的心中深深地播下。

  先生永遠是年輕的,因為他永遠對生活和藝術飽含著愛的深情。先生,我想您是乘著智慧與善良的翅膀,與您熱愛的契訶夫和馮至先生相會去了!先生一路走好!

  (作者:蘇玲,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編審、《世界文學》編輯部主任)

(編輯:王垚)
會員服務
黑龙江6+1玩法 极限竞速7 如何赚钱 真人麻将游戏4人打 科学家如何赚钱 王中王彩票游戏 支付宝来了怎么赚钱 凤凰平台安卓 淘宝会员怎样赚钱之道 什么麻将可以开好友房 千岛湖做早餐赚钱吗 达达骑士怎样赚钱 宏发彩票苹果 家族协会怎么赚钱 百度导航赚钱 国外网络推广赚钱项目 金满贯彩票游戏 魔兽三剧情熊猫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