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頭條更多

走四方,舞出中國舞蹈更廣闊的天地

時間:2019年12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走四方,舞出中國舞蹈更廣闊的天地

  ——中國舞協“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采風創作活動五周年紀念演出在京舉辦

  古老的宣歌夢回阿里,悠揚的長調情系草原,激昂的銅鼓心牽壯鄉……12月15日,由中國文聯、中國舞協主辦,中國文聯舞蹈藝術中心承辦的走四方——中國舞協“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采風創作活動五周年紀念演出在北京民族劇院亮相,或粗獷豪放、肅穆高亢,或溫婉靈動、細膩柔美,薈萃了藏族、蒙古族、壯族等民族特色的12個舞蹈作品風格各異、特色鮮明,舞出天域舞風、馬背精神和壯鄉情懷,展現民族精神和時代風采。

  中國文聯主席、中國作協主席鐵凝,以及白淑湘、馮雙白、羅斌等中國舞協負責人,各全國文藝家協會、中國文聯機關各部門、各直屬單位負責人觀看了演出。演出同時在中國舞協微信服務號“舞蹈plus”、中國舞協官方網站進行了網絡直播。

  去經歷磅礴的河流山川,去觸碰鮮活的民間生活,去親近泥土芬芳的大地,去聆聽溫情的百姓聲音……自2014年11月中宣部等五部委聯合號召文藝工作者廣泛開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主題實踐活動以來,中國文聯、中國舞協組織動員廣大舞蹈編導工作者,先后赴河北、海南、湖北、西藏、甘肅、江西、安徽、內蒙古、廣西、青海等地采風創作。這其中,有舞者與人民一次次推心置腹的交流,有專家與創作者一輪輪毫不保留的探討,有創作者之間一場場熱烈真誠的討論,有編導與演員一點點精益求精的打磨,有創意的靈光一現,有構思的百轉千回,有困難的迎刃而解……5年的“深扎”創作,是執著前行的舞蹈人鏗鏘堅實的舞步,也讓大眾在2017年、2018年舉辦的相關展演上看到了他們的收獲。

  深入西藏生活獲得靈感創作的《轉山》《夢宣》《阿嘎人》《青稞》,走進內蒙古草原感悟牧民生活而得的《希格希日-獨樹》《老雁》《國家的孩子》《我們看到了鴻雁》,以及今年走進廣西體味壯鄉生活創作的《洞天》《大樹底下好乘涼》《頭巾》《歡樂頌》《藤纏樹》,此次展演薈萃了“深扎”創作5年來的優秀作品,集結了來自北京、內蒙古、吉林等地多家高校、院團等單位,聚集了王玫、王舸、田露、謝飛、姚磊、劉小荷、呂梓民、楊暢、從帥帥、武寧、格林朗杰、格日南加、李飛、洛松丁增等活躍于當今舞壇的編導,把他們創作的題材豐富、手法多樣的原創舞蹈作品,附以“深扎”創作的部分影像記錄,向人民匯報,向新中國70華誕獻禮。

  伴著輕快緊促的節奏,桌臺前后,或圍頸繞系,或結花挽扣,或隨意搭掛,一條絲巾在四個時尚摩登的女人手上千變萬化,像極了一場魔術,而這一表演不啻為以舞蹈語匯,演繹出今天現實生活中的女人從來都是“美麗的魔法師”這個不爭的事實;而在作品結尾,借用大屏幕,臉上寫滿歲月旅痕的壯族阿婆也用自己稔熟的方式將手中的頭巾包在頭上,那頭巾和那包系的方式,又何嘗不是她質樸勤勞的一生的寫照?由青年舞蹈家劉小荷、呂梓民編導的群舞《頭巾》以現代而時尚的氣質,用舞蹈為觀眾打開了昨天與今天、傳統與當代、藝術與生活、真與美等多維思考空間。

  劉小荷介紹,作品創意來自于她跟隨中國舞協組織的“深扎”采風活動的廣西之旅,“當我們走進廣西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縣平班鎮扁牙村時,并沒有看到舞蹈,卻聽到了壯族山歌。我看到每個女人頭上都包一個自己織的粗麻布頭巾,頭巾引起了我的興趣,我讓阿婆幫我演示一下包頭的方法,她馬上揭下頭巾又迅速包好,這個他們長期勞作帶遮陽功能的標志性頭巾能否融入創作?能否與都市當代女性關聯在一起?于是就有了這個作品。”呂梓民說,“就像我媽媽的衣服永遠會占用了我家衣柜的2/3或4/5,永遠有‘數不清’的圍巾一樣,我們就是想用當下快節奏生活中都市女性追求美的生活,與我們采風看到的壯族阿婆那樣樸素淡然的生活兩種極致的狀態表現兩個極端,完成一種現實的觀照。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舞蹈需要流量,需要IP,完成該舞蹈表演的達娃拉姆、袁媛、蘇婭菲、劉小荷四位演員,皆為參與‘深扎’采風活動的中青年舞蹈編導及教師,也是自帶流量的IP”。

  從2018年“深扎”創作并于此次再現、表現牧民奉獻大愛養育自然災害受困孤兒的《國家的孩子》,到此次創作《頭巾》,呂梓民感恩“深扎”給予他的莫大收獲。“‘深扎’給了我們編創者一個明確的指向性,就是必須要深入生活和人民中去,必須要編出生活中的人和事。其實兩次‘深扎’創作演出時都很疲憊,每天排練到凌晨兩三點,我常會開玩笑說我真的是‘扎’到了骨髓里了,特別是這次有我的兩個作品參演,感覺已經‘扎疼’了,但是不‘扎疼’的話,就沒有這樣的感受,就不會這么‘撕開’自己讓作品去呈現,而且我們還要肩負使命,要讓作品留下來,并且通過作品把創作態度擺出來,讓別人看到和感受到,創作要去觀照生活、來源于真實、來源于心靈感受,這是‘深扎’給予創作的一個最根本的基礎。就像‘深扎’內蒙古的創作像是獲得了內蒙古人民給我的一個大大的擁抱,‘深扎’點燃了我創作的熱情,改變了我的創作態度,開啟了我觀照現實、并在現實中回望過去的視角,這將讓我受益終生。”呂梓民說。

  用泥巴在肚皮上描繪出人的眉眼唇舌,將帶著福字的竹籮套在頭上,以肚皮為面部、以頭上竹籮為帽子,流傳于廣西西南邊陲靖西近三千年歷史的“矮人舞”形象活化于舞臺之上,卻又很不同。此次展演的總導演、北京舞蹈學院教授王玫編導的群舞《歡樂頌》,讓人感受到鮮明的民族文化和壯鄉人民天然質樸的情感。“‘深扎’走進壯鄉,讓我深深感受到那里的人民擁有我們都市人沒有的那種單純的快樂,那么簡單、那么淳樸、那么美好,讓人特別感動!我想將這種最本真的東西呈現給大家。”王玫感嘆,“深扎”是要持續做下去的事,其更深層的價值和意義需要時間來慢慢沉淀,“這其中最根本的東西是我們怎么去看傳統和現代,以現代反觀傳統,因為從舞蹈史感知的傳統,和你真的下去看到的原生態可能完全不同。舞蹈教師楊志曉說得好:“‘深扎’的目的就是兩個——‘藝術家向基層學習,同時反哺基層。’我們的‘深扎’也應該有這種理念、追求與貢獻。”

  “身隨大地,我們舞出天空的湛藍;心予白云,我們律動山河的交響;體悟四方,我們管窺宇宙洪荒;神游四海,我們感應舞韻綿長。”展演總策劃、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羅斌這樣闡釋“走四方”的寓意。“必須要有‘深扎’精神,才有可能完成對當下中華文化的時代性建設,否則可能還會停留在已經習慣的藝術創作的套路或規則中,不會有今天的感悟,這其實正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萬里路是來驗證萬卷書的,這個驗證過程中,其實更多的是你自己從中找到自己道路的時候,通過‘深扎’行動不斷掘進認知,不停砥礪向前。”羅斌說。他表示,“深扎”五年來,舞蹈界以人民為中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深刻體會到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是文藝創作必須要遵循的根本。幾年來持續“深扎”主題創作及展演正是延續“深扎”的思路,讓這種創作方式在業界形成一個范式,體現真正的藝術創作狀態,堅持通過作品和藝術家的旨趣體現藝術高度和深度,以知行合一的理念,引領舞蹈人走向更廣闊的天地、更寬廣的未來!

  12月16日,走四方——中國舞協“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采風創作活動五周年紀念演出第二場在北京民族劇院上演。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黑龙江6+1玩法 友乐广西麻将2元微信群 彩73彩票群 成都麻将怎么下角 王者捕鱼器 剑逆苍穹怎么赚钱 甘肃快三 手工折纸有什么赚钱的 河南快3 榴莲徽是可以赚钱吗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篮球比分图片 栽树赚钱吗 25选5 极速快3 炒510050能赚钱吗 电竞比分网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