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話題專題

智能時代, 中小學影視教育需要“深拓展”

時間:2019年06月2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幾千萬的中小學生對于影視的認知、視聽知識、媒介素養以及圖像時代的價值觀教育,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階段。智能時代正在到來,網絡給予人的影響非常大,中小學生對于影像和媒介的接受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但實際上影視藝術教育對中小學生來說無從接受,也沒有師資。我們做過云南省香格里拉地區公益中小學影視教育培訓及調研,從中發現基本上是體育老師、美術老師、政治老師教影視課程。對于中國這種現狀,我們影視工作者心急如焚,所以必須要行動!”日前,在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舉辦的“中小學影視教育新實踐、深拓展”報告會暨“第一屆中小學影視教育師資人才培養項目”發布會上,教育部高等學校戲劇與影視學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北京師范大學中國藝術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周星如是表達心中的焦慮以及活動的初衷。本次獲得教育部戲劇影視教指委的指導,由北京師范大學中國藝術教育研究中心、北京師范大學藝術傳媒學院聯合北京電影學院等全國14所高校共同發起的公益活動中,為助力推動中小學影視教育的落實與普及,有關方面專家及14所高校代表展開深入交流。當下全國少兒影視教育現狀如何?影視教育理想師資標準是什么?中小學影視教育課程應該教孩子什么?給孩子看的影視作品的遴選標準是什么?諸多問題皆是中小學影視教育工作者頗感困惑和亟待明晰的。

  今天中小學影視教育面臨怎樣的現狀?最大痛點在哪里?

  2018年11月21日,教育部和中宣部聯合印發《關于加強中小學影視教育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出利用優秀影片開展中小學影視教育,是加強中小學生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的時代需要,是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有效途徑,是豐富中小學育人手段的重要舉措。并提出,力爭用3至5年時間,基本普及全國中小學影視教育,充分保障中小學生觀看優秀影片,有效利用社會觀影資源,形成中小學影視教育濃厚氛圍。但全國各地區中小學仍存在學校對影視教育認識不到位、資源配置不足、師資力量薄弱、地區缺乏統籌整合協同推進的影視教育機制等問題。

  哈爾濱師范大學傳媒學院副院長安立國介紹,《指導意見》發布以來,該學院就抽調了一部分力量,對黑龍江省以及十幾個地級市進行了關于中小學影視教育現狀的調研走訪,發現多種值得關注和反思的問題。首先是專業影視師資人才極度匱乏。整個東北地區,尤其是黑龍江地區,中小學影視教育現狀是體育老師或其他老師在教,有的農村小學連體育老師都沒有。同時,調研發現,整個東北地區青少年對影視訴求相對比較高,但他們期待的影視作品嚴重不足,特別是區域題材的。安立國表示,當前每年的國產兒童影視作品含動畫片不足百部,但真正符合青少年審美需求,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適合青少年身心健康發展的高質量作品可謂鳳毛麟角,文化及教育屬性過低,甚至在作品中出現低端化、幼稚化甚至低俗化的現象,一定程度上給青少年受眾群體造成了負面影響。其次,缺乏引導機制。出現優秀兒童作品,青少年受眾反饋過于平淡甚至存在主觀排斥現象,值得關注。這種情況在落后和精神文明建設相對貧瘠地區愈加明顯,尤其是在幾乎人手一部手機的留守兒童群體中,原本作為與父母聯絡的必備工具的手機成了他們滿足精神訴求的主要甚至唯一途徑,由于缺乏引導,快手、抖音、手游等成了他們逗留的主要平臺,其中很多低俗內容對孩子價值觀影響深重。“我們還發現,一些農村地區中小學生甚至存在從來沒看過一部完整的電影或電視劇的現象。因此,快速有效推進中小學影視教育工作對于現階段農村地區刻不容緩。并且,在影視教育過程中,什么樣的影片適合在中小學放映或者走進課堂,迫切需要建立相應的遴選標準,這也是我們感到非常困惑的。”

  “我們面臨的最大痛點在哪?其實不在于大家不重視電影教育,不在于電影教育不受歡迎,而在于‘課程化’。電影教育沒有納入國民教育的課程體系中去,現在都希望有相應的模塊,要與戲劇、舞蹈、音樂等一起進入藝術教育范疇中,但是沒有現成的課程標準,沒有明確從幾年級開設,每個年級之間需要怎樣循序漸進的步驟,教材在哪里?最核心的是教師在哪里?不解決這些問題,文件的落實也將是落空的。因此此次活動舉起了大旗,抓到了痛點,非常有意義。”北京電影學院中國電影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劉軍說。

  “今天我們處于互聯網時代、智能傳播時代,影視教育往何處去?這個年代的新一代人,生活方式和媒介接觸方式、媒介素養的狀態已經跟老一代完全不同,如果影視教育還是用傳統的一套,未來的教育就是失靈狀態。”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胡智鋒指出,此次活動作為《指導意見》下發后第一個全國性的中小學影視教育專題會,首次吹響了中小學影視教育的集結號,號召從事影視教育的高校老師和專家一起關注和推進中小學影視教育,意義深遠。

  今天中小學影視教育面臨怎樣的現狀?最大痛點在哪里?
  “我兒子正在上幼兒園大班,昨天他老師給我發一個微信,想讓我去給他們講一堂課。我想給幼兒園講什么呢?兒子說:‘你給我們講講怎么拍電影吧。’我一聽腦袋就炸了。這是很有意思也很值得深思的事,幼兒園發出了幼兒園之問!”重慶市影協副主席、西南大學文學院影視藝術系主任劉帆感嘆此事引發他的思考。“如果給幼兒園孩子們講影視課,講什么呢?是電影的賞析?電影的制作?還是電影明星和八卦?未來不僅是中小學,甚至到幼兒園,可能都存在國民影像素養、影像思維培育的課題,尤其是5G時代的到來,把我們從文字到讀圖以及讀像時代從理論思考很快推到了眼前,把這個時代速度提速了。在可預見的將來,我們的孩子們和學生們很大程度要通過影像來獲取知識和認知。這也啟發我們思考,我們中小幼影視教育是解決藝術教育問題還是解決媒介素養問題,或者解決影像思維的國民素養問題?在影像時代,影像思維、影像素養和影像方法是否都可以在中小幼教育中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和體現?所以幼兒園之問,提出了影視基礎教育的內容、方法和路徑的問題,這需要我們進一步研討、凝練和學習。”同時,劉帆還以電影賞析是選擇《喜羊羊與灰太郎》《復仇者聯盟》《小鬼當家》,還是正能量的主旋律片為例,提出一種中小學影視教育思政化的隱憂。

  浙江師范大學文化創意與傳播學院副院長余韜把青少年影視啟蒙教育總結為三個方面:影視作為課程教學輔助手段的知識啟蒙、作為國民素質教育手段的欣賞啟蒙和作為視聽表達手段的制作啟蒙。即通過多媒體手段,已有的海量影視作品或片段素材可以為語文、歷史、地理、藝術、自然、科學提供全方位、多角度的教學支撐;讓一些優秀的影視作品進入美育、德育課堂,改變延續多年的宣講式、灌輸式、學生被動接受式的思想品德類課程,完成對學生的引導和教育;重新認識和正視影像思維和視聽媒介在青少年觀察理解世界和表達自我方面的作用。在數字拍攝器材幾乎已經隨身攜帶的時代,鼓勵學生將影像手段運用于日常的記錄和思考,倡導他們學會以視聽的手段實現思維建構和自我表達,教會他們在“被影像包圍的時代”里嘗試成為“影像的主宰”,用手機、DV等便攜式拍攝器材去記錄生活、呈現世界,并以此來培養他們觀察、思考和認識世界的能力。讓影視素養教育成為青少年思維開發的一個新領域。

  對于中小學少兒影視教育,一個理想化的師資是什么樣的?中國傳媒大學戲劇與影視學院教授胡克給出答案。首先要是一個全才,而不一定是一個專才。他指出,傳統教育的學士、碩士、博士是培養專家的,但對中小學的師資應該注意不要讓他往特別狹窄的專業去發展,而要培養全才。比如對于孩子,不能只注重故事影片,而忽略了紀錄片、動畫片和科教片對中小學生更重要。除了全才以外,還要求是通才。“如果從一部影片出發,通才至少會掌握兩個方向,一個是創作方向,一個是欣賞和批評方向,要求兩者都通。除此之外,你就是學校的影視權威,在電影面前你就應該是一個活著的、行走的百度。”胡克說。

  正如此項目主要針對全國高校范圍內影視專業教師進行公益性教學培訓,引導學員成為各地區中小學影視教育的先行者與傳播者,幫助各地區中小學建立適合區域特色的影視教育教學計劃與課程體系,從而帶動全國中小學影視教育師資隊伍的培養與建設,周星強調,面對幾千萬嗷嗷待哺的想學習影視或視覺知識的中小學學生來說,大家以公益之心共同踐行最重要。因此他呼吁14家高校甚至更多相關單位展開“新實踐、深拓展”,匯集影視和傳媒方面的優勢,放下身段,放下影視高端的教學習慣,面向基礎影視教育,分層次有步驟并具有縱深視野地做好普及工作,造福中小學生。

  (壓題圖為浙江師范大學文化創意與傳播學院副院長余韜在上海外國語學院附中的學生中開展影視創作教學實踐,小學六年級及初中一年級的學生拍攝他們自己創作的短劇本作品。)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
黑龙江6+1玩法